全部群组 微信群 WhatsApp 群 LINE 群 Telegram电报群 求群组

俞永福向左,蒋凡向右

科技 | Post by: 小橙圈 | 12/8/21 19:0 | 356

俞永福向左,蒋凡向右

作者 | 马晓宁 胡喆

编辑 | 王亚峰

阿里的“多元化治理”时代到来,大局变革为“驷马齐驱”,俞永福和蒋凡各自正位。

俞永福与蒋凡,在阿里的未来格局中,各自承担着开疆辟土、寻找新的增量空间的机会;而张建锋(行癫)领衔的、目前看来仍然在国内云市场遥遥领先的业务——阿里云,以及逐步明确给戴珊(苏荃)的大淘宝系相对舒适区业务和行政支持体系,则构成了一张安全网,只要能按部就班的执行现有的战略,则至少可以保证阿里的下限。

换言之,“主攻”的俞永福和蒋凡间,除了合作之外,更大的看点是两位“新阿里人”,为隔代搏击阿里王座,开始竞争。

巧妙的安排和调配,打板子和给机会,给面子和要里子,风老的驭人术已入化境,这样保证了不论谁胜出,都会给阿里选出一个优秀的接班人;谁落败,也不会有机会怼天怨地。

1

隔代接位

12月6日,阿里巴巴宣布启动“多元化治理”的新一轮组织升级。

也在这一天,阿里巴巴市值报2.44万亿港元,较去年记录高点缩水几乎过半。

似乎,多元化调整有业绩承压的必然性,但从长远来看,这是一次面向未来五年的调整,而不是因应资本市场短期变化的举措。

最大的微妙是,给予了各个板块更大的灵活性,CEO与事业群总裁之间,增设分管板块的大总裁层级。

这等于明确了戴珊(苏荃)、张建锋(行癫)、俞永福和蒋凡,将分别执掌中国数字商业、云与科技、生活服务和海外数字商业四大板块,成为四大诸侯。

除了俞永福继续扩大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权重,原来的淘宝天猫总裁蒋凡将负责“海外数字商业”板块,包括全球速卖通和国际贸易两个海外业务,以及Lazada等面向海外市场的多家子公司。

原本就业务调整本身而言,不管怎么挪移都是阿里内部的调整,但现在看起来,更像是苏荃和行癫“看家守业”,而俞永福和蒋凡“竞争王座”。

显然,最近半年来,整个阿里的权力结构体系调整为了驷马同行,正是为了让俞永福和蒋凡有充分的竞争空间。相对来说,苏荃作为十八罗汉中最后一位仍在一线、也是最稳的一位,将看守阿里的根基,大淘宝板块,并加重了在HR等中央行政体系的话语权;而云与科技业务,则可以参照AWS之与亚马逊,是阿里的toB集团。

显然,从年龄、性格、经历等角度,蒋凡和俞永福更年轻更有朝气,而且,两人过去都是在进攻型的业务中证明了自己的、段位极高的操盘者,所以,也自然被看做是未来阿里的继位者。

本地生活换帅、永福复出、苏荃晋级、无招出走,近一年来,阿里的变化都是为了寻找新的平衡,而新的平衡正是要为阿里挽回失地、再次出发寻找一个稳定的基础。

现在,从表面上看,俞永福开始一步步走上权力舞台,而蒋凡正从正中心位置调出但又仍有生机,张勇之下的俞永福和蒋凡,到底谁能争取到隔代接班机会,竞争的氛围感已然拉满。

2

俞永福,成则王

半年前的上一次组织架构调整中,沉寂数年的俞永福突然出现在一封全员信中。俞永福被宣布同时接管高德、本地生活和飞猪,即为阿里将基于地理位置服务(LBS)的业务全都交给他来负责。整体而言,阿里在建立一个可以对抗美团体系,包括到店、酒店、外卖多项主要业务的内部王国,而高德将成为连接这一王国的地缘核心。

从目前看来,俞永福的确是接任这一业务的最佳人选。

第一,俞永福在集团内的份量远远高于此前的王磊等,有强大的整合能力;

第二,这次的整合中高德处于突出位置,俞对高德的掌握,以及高德自带的流量和地图业务对于本地生活服务的耦合度,也高于支付之于本地生活。

一个前所未有的事件是,2020年春天,高德向阿里集团申请成立了三年为期的“阿里巴巴——高德创新经济特区”,也就是,高德与阿里集团签下协议,条约包括“三年之内高德实现2亿日活用户”等内容。

换句话说,在这三年内,高德独立于阿里集团,可以拥有相对独立的组织文化和业务打法,这幕后毫无疑问是俞永福向阿里的力争的结果——无论对俞永福的个人性格来说,还是对阿里的暮气来说,他都需要一个可以更大独立施展的空间,这才有了“经济特区”的说法,这也是阿里历史上极其少见的向一个高管个人制订出政策。

此外,曾身兼蚂蚁CEO和阿里本地生活董事长的胡晓明调任,及蚂蚁上市搁浅之事,让本地生活与蚂蚁系的强绑定关系也逐步松解。现在无疑到了俞永福施展拳脚的最佳时间。

一位前阿里高管曾告诉雷峰网,俞永福在气质上,是“骨子里要当王的男人”。从俞永福申请高德特区这个相当于要求“裂土封疆”的动作来看,我们可以发现:

1.俞永福并不是到了2021年,才被决定接管本地生活集团的,时间线至少可以推到2020年,否则他申请什么“高德特区”,那不是为人做嫁么?

2.俞永福要求“裂土封疆”以作为打好本地生活之战的前提条件,一方面说明他发现破解本地生活困局的“题眼”就在高德,高德活则全盘活;另一方面,从常理上说,这样会深深招上级之忌讳的做法,永福却毫不犹豫打成明牌,说明他押上了自己在阿里的全部前程。

这是一个成则自然接班,败则风流云散的选择,足见永福的决心,也足见他的极度自信和做事干脆——成王败寇在此一举。

这种魄力,也许正是内卷多年、纯血阿里系的金身罗汉们、合伙人们所缺少的,对于一个外来人,要么就挣个天下,要么就输个干净,这很俞永福。

近期来看,俞永福开始在公众面前频繁亮相。在7月15日的高德发布会上,俞永福与于谦合作说了一段相声,宣布了高德的品牌升级,从“导航用高德”进化成了“生活用高德”,展示出高德在出行、吃喝玩乐等生活板块的重要性。7月底滴滴APP被下架之后,高德开始在出行领域全面发力,突击抢夺市场,内部补贴预算增加,日单量也开始一路上升。这将成为俞永福承诺“高德2亿日活”的发力点,也是除了淘特外,阿里系为数不多还能有亿级日活增量的业务领域。

到了8月份,在807事件余波的威力之下,阿里再次调整,而俞永福的职权进一步扩大。8月23日,阿里董事局主席、首席执行官张勇在全员信中宣布最新人事调整,此前本地生活公司CEO李永和(老鼎)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出局,俞永福担任本地生活公司CEO,代表集团继续分管包括本地生活公司、高德、飞猪在内的生活服务板块——他还将兼任已完成重组的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,戴珊不再代表集团分管盒马事业群,盒马事业群总裁侯毅直接向张勇汇报。

话说老鼎此事的确有些意外,他本来可以在本地生活这块业务上成为俞永福的制衡者,但不明不白的因为807事件出局。如果807坐实也就罢了,关键是807还有神反转,事实证明老鼎是比较冤。

就这样,俞永福毫无疑问地再从边缘位置走向权力中央地带。戴珊接管整个国内业务后,盒马这块飞地在集团内部的归属争议也不存在。阿里与美团拼多多在社区团购领域上面临着激烈竞争,阿里至少已经站稳了前三位。

整合了“盒马集市”和“淘宝买菜”的“淘菜菜”,与本地生活业务的协同性更好。俞永福手上的牌越来越好。

但是这几块业务不是有内忧,就是有外患。

高德的地图业务固然无可挑剔,但出行业务的体量相比业内巨无霸滴滴来说还不够看。有消息称高德正在内测一项新打车业务“火箭出行”,近期即将上线。滴滴“离线”是高德难得的良机,这个时间差够不够高德打一场大胜仗?不好说。

但是,随着几天前滴滴公布在美股退市并转投港股,预计于明年上市。监管层对于滴滴的“另一只靴子”已经落下,敏感的媒体甚至嗅到了部分滴滴非核心APP已经恢复上架的动向。由此可见,监管层对滴滴的态度基本还是“惩前毖后,治病救人”。而与之伴随的,或是150多天的下架封禁期的结束。

由此,滴滴被动打开的宝贵时间窗口期,也行将结束。显然,美团和高德还远远没有从中吸取到足矣颠覆滴滴市场格局的红利。当然,俞永福也不会简单到寄望这个窗口期会无限延续,而回归后的滴滴必然也不免会更谨慎、更慎用补贴类的打法,从长期来说,这对高德仍是一个市场机遇。

本地生活业务在前几年没有打下一个好底子,口碑和饿了么在19年前后的市场份额还在下降,现在处于相对稳定的八二状态。对本地生活这个板块而言,现在的第一问题是定义什么叫做胜利。是稳定市场份额还是持续反攻?阿里还是否还能提供上百亿资金的弹药?如果没有弹药,本地生活应该怎么做?

盒马鲜生还在不断试探自己新的业务模式。盒马尝试和布局过很多业态,包括盒马F2、盒马mini等等,大部分都称不上成功,而且没能解决盒马的下沉问题和市区内密度问题。盒马集市整合给MMC(淘菜菜前身)之后,盒马邻里又出现了,被侯毅称为“第三增长曲线”,结果如何目前未可知。

但是至少,永福用或明或暗的策略,也利用了外部和内部的天时地利,为自己争取到了所能争取的本地生活之战的最佳战场条件。如果这种情况下,还没有打赢翻身仗,俞永福是不好意思说一声“此乃非战之罪”的。

3

蒋凡要打一场新战役

蒋凡在阿里内部受重视的程度,其实远超我们想象。

一位我们访问的互联网巨头企业的高管分享了一个观点,他认为,蒋凡个人问题的公开化,对阿里的伤害其实比想象中深。

这里面的关键在于,并不是舆情对于阿里力保蒋凡有太多的批判,而是蒋凡事件带来的巨大舆论威力,吸引了全国上上下下的目光,其中阿里在应对此次舆论危机的过程中所采用的一些手段,间接引来了监管层的关注,从而成为了互联网巨头公司受到严格监管的一个重要转折点。

如果这个推论成立,那蒋凡给自己东家带来的麻烦,远比我们看到的大的多。而即使在此情况下,蒋凡仍争到了和永福竞争阿里王座的机会,一方面是制衡永福的必然,一方面也说明风、逍对于蒋凡的看重,是两人间的共识。

有人说,永福已经在核心位置就位了,蒋凡已经处江湖之远被边缘化了,蒋还有什么机会与永福争?

我们要动态的看问题。

本地生活业务,是增长核心,是主流业务,是重要战略级业务。但并不是阿里的顺风业务,而是一直处于逆风下梢的业务,是被美团打得没有还手之力的业务……启用永福的确说明了这块业务的重要性,但也如我们之前所说,如果永福不能彻底翻盘,就算是败了。而打对台的美团王兴,在社区团购上发力的拼多多、滴滴,谁又是易与之辈?

从对手的水准,就可以看出永福的难度。

同样,蒋凡也难,海外业务确实之前是准鸡肋业务,一直没有系统性的打法,属于边缘业务,占比也不高。比如,目前阿里的海外数字商业板块,包括东南亚电商平台 Lazada、帮助商家在海外卖货的全球速卖通(AliExpress)、国际贸易(ICBU)等,它们的营收占比为 7%。

但如果换个角度来看,营收占比低,意味着增长空间大,边缘业务意味着掣肘相对较少,也就意味着蒋凡的发挥空间较大。

从今年第三季度财报看,阿里全球业务增长飞快。其中,跨境及全球零售商业收入同比增长33%,与中国零售商业收入增速持平;跨境及全球批发商业收入同比增速34%,高于中国批发商业收入增速15%。

我们不能说风老师对蒋凡偏爱,但他的确给了蒋凡机会。简单来说,我们可以大体认为,本地生活业务和海外业务,都不是阿里的强业务,但都是sss级的任务。这意味着一方面风老师做到了一碗水端平,另一方面,其实也将在最大程度上榨出俞永福和蒋凡的潜力,逼着这两位外来的优秀职业经理人拼死一战。

巧妙的安排和调配,打板子和给机会,给面子和要里子,风老的驭人术已入化境,这样保证了不论谁胜出,都会给阿里选出一个优秀的接班人;谁落败,也不会有机会怼天怨地。

不过,摆到蒋凡面前的一个难题是,这两年海外业务虽然没有强敌,但在每块儿业务上做的都不尽如人意。Lazada在2019年之后就面临着Shopee的疯狂进攻,速卖通长期以来一直不温不火,有些商家甚至告诉雷峰网,他们将速卖通看成了海外版的1688来使用。蒋凡在淘宝天猫体系中被证明了的运营能力,是否可以迅速移植到电商业态更早期的海外市场?腾讯系Shopee已经反超的当下,蒋凡开疆海外的能力有待检验,但一旦成功,阿里则将寻觅到丰厚的回报--海外电商的增长空间远大于中国市场。

一个挑战是,字节在国内业务的发展已现瓶颈,找增量成了字节系上上下下的共识。因此,TikTok未来两年内大概率会复制抖音电商的成长轨迹。

TikTok目前发展了三种电商形态,第一种是类似于抖音小店的TikTok Shop,支付发生在TikTok 内,商家工具内嵌在商家后台,TikTok 会向使用这一功能的商户收取5%的佣金,同时提供免邮、免佣等激励政策。第二种是与独立站合作进行的TikTok Storefront,可以将独立站上架的商品,一键同步到TikTok 店铺后台,但最终的成交是在Shopify 平台完成。现在TikTok还推出了一个独立电商App商城Fanno。无论哪种形态会成功,都将成为速卖通的巨大威胁。

蒋凡能否带队成功地阻击TikTok电商业务,分到足够的羹,对蒋凡对阿里都很重要,也基本是这个使命对于蒋凡的KPI和胜负手。而蒋凡的成与败,直接关系到逍遥子的格局稳不稳。

4

上限和下限

分析完风清扬、逍遥子、俞永福和蒋凡这四位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后,不难看出过去五年阿里的组织结构调整。

总体来说,这个架构的调整,有一步步让外来强龙上位的趋势,事实证明,阿里在过去若干年的巅峰和繁盛,已经一定程度上把阿里基于“十八罗汉”的治理架构彻底排除出去了。要公司保有狼性,是不能依靠功成名就、久在富贵之乡的人的;也是不太能依赖在玻璃花房里长大的、习惯了内卷但没有对外的张力的“富二代”的,只有天生的强烈上进心和不确定感,才给了外来强龙上位的动力。

这至少说明了阿里的文化还是有活力的,一个能让外来强龙竞争王座的文化,就是还有生命力的文化。

而现在,局已经摆好,棋子也也已到位,可以说,未来五年,围绕逍遥子、俞永福和蒋凡的施展,将决定阿里的上限,也就是阿里还能走多远、还能不能走得更高的问题。

当然,高手下棋,也必然留有余地。在这方面,张建锋(行癫)领衔的阿里云,以及逐步明确给戴珊(苏荃)的淘系舒适区业务和行政支持体系,则构成了一张安全网,只要能按部就班的执行现有的战略,则至少可以保证阿里的下限。

END

滴滴失血的140天:高德「摘掉镣铐」,美团「心有旁骛」

互联网巨头的「云」动荡

逃离 AI 赛道的投资人:做局失利、破局无力

道的投资人:做局失利、破局无力

来源:雷锋网


俞永福向左,蒋凡向右 是值得探讨的内容,北美小橙圈将会给您带来最新的新闻资讯。你也可以发布相关的北美美国微信群组 / LINE群组 / WhatsApp群组 / Telegram 群组 到小橙圈网上跟小伙伴们探讨。

更多微信群

想查看更多微信群的小伙伴, 可以点击上面导航栏的微信群 或者下面按钮!

点我查看更多微信群

分享